“人民科學家”葉培建:我來自人民,要繼續為人民服務

人民網北京10月5日電(趙竹青)“這是人民給我的、我是人民的一份子、我要繼續更好地為人民服務。”葉培建在得知自己被授予“人民科學家”國家榮譽稱號后,向記者談及自己對於這一稱號的“三個理解”。

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,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,授予42人國家勛章、國家榮譽稱號。其中,葉培建、吳文俊、南仁東、顧方舟、程開甲五人獲得“人民科學家”稱號。

“這個稱號非常崇高,人數非常少,而且很多人已經去世了,我要對得起這個稱號。”葉培建說,“非常遺憾的是,授予的五位‘人民科學家’,其他四位都去世了,所以我還要替他們多做一些事情。”

航天強國即將圓夢

“我今年74,身體還可以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”在全體航天人鉚足了勁向航天強國“沖刺”的時候,葉培建信心滿滿。

作為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技術顧問、研究員,“航天老將”葉培建仍以一腔熱血,奮戰在航天第一線。無論是近在眼前的嫦娥五號、火星探測,還是計劃中的嫦娥六號、七號……都在他的運籌帷幄中,甚至更遙遠的月球基地、小行星探測,他也已經有了初步構想。

葉培建從事空間技術研究工作五十余年,在空間技術、空間科學、空間應用方面成就顯著:他是我國第一代傳輸型對地觀測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、我國第一顆月球探測器嫦娥一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、我國第一個月球軟著陸無人探測器嫦娥三號探測器系統首席科學家,嫦娥二號、嫦娥四號、嫦娥五號試驗器的總指揮和總師顧問。

“一個國家要強大,必須方方面面要強大。”曾經參加了航天強國論証的葉培建認為,航天是一個國家技術的綜合,航天的發展需要各項技術的發展,各項基礎的支撐,少一樣也不行。

目前,我國已經是航天大國,正在向航天強國邁進。葉培建透露,2020年左右,隨著火星探測、嫦娥五號採樣返回、空間站建設等一系列航天工程的實施,“我國將正式邁進航天強國行列。”

看待航天,眼光要放長遠

在建設航天強國的過程中,航天技術的發展、航天精神的傳播、航天人才的培養,無疑將對國家的發展起到“牽引”作用。

但在葉培建看來,航天的意義遠不止如此。他說,首先,人類要探索宇宙形成、地球起源等問題,不走出去,是不行的。“太空還是有很多資源的,無論是月球,還是小行星。今天覺得開採起來很困難,但是再過100年,200年呢?這段時間在歷史長河上只是很短的一瞬間。”

“中國圍繞海洋權益曾經吃了很多苦頭。”葉培建說,如果把宇宙看作海洋,有些地方,我們現在不去,將來就可能去不了了。“如果今天我們能去而不去,后人就會在太空權益上遇到我們今天一樣的問題。”

“所以,從長遠來講,航天有著很大的實際意義。”葉培建說。

航天是差一點點就成功,差一點點就失敗

耕耘天際,葉培建這條路走得踏實,但也並不是一帆風順。據他回憶,自己遭遇過的最大挫折,是2002年“資源二號”衛星升空后失聯的那一次。

那是他挂帥研制的第一顆衛星。衛星成功發射上天后,他在完成任務后的返回途中,收到了衛星上天后沒有按指令工作消息。

“當時,我坐在車上,第一反應是希望車從山上掉下去,這樣我就解脫了。”葉培建感慨地說。可是,稍微清醒一下,自己作為總師、總指揮,在這樣的緊急關頭,天大的擔子也得扛起來。

振作精神,冷靜下來之后,葉培建帶領團隊逐一排查故障,原來是地面發錯指令了。

“知道錯在哪兒,就可以對症下藥了。”抓住最后的搶救機會,第二天衛星過境時,他們將新的指令發送上去,衛星恢復了正常。這顆“命運多舛”的衛星,本來隻有2年的設計壽命,結果它頑強地工作了5年,還實現了預期之外的“三星組網”。

戰略思維,抓更高層次的東西

在談及取得成績背后的原因時,葉培建說,他所理解的航天精神,是包含看愛國主義精神、積極向上的精神、團隊精神和甘於從小事做起的奉獻精神的綜合體,“這些,是一個航天人所應該有的素質”。

“個人是隊伍中的一份子。”就個人來說,葉培建給自己總結了兩條:第一是比較執著和自信。“方案做好,經過反復推敲后沒問題的話,我是相信它的。不會遇到點困難就懷疑自己。”

第二是比較自律。對自己來說,該挑的擔子毫不猶豫地挑起,同時對別人要求也嚴格。在任務中,“作為總師,就是要抓更高層次的東西﹔具體的東西,你比我清楚,我相信你。”

航天要創新,也要腳踏實地

建設航天強國,必須依靠創新。“不創新,怎麼走到前列?但創新就要腳踏實地。”葉培建說。

然而,航天是一個高風險的事業,“打一個成一個,要保成功”的觀念向來根深蒂固。對此,葉培建也承認,“這多多少少會影響創新。”

所以,如何處理好關系“保成功”和“促創新”之間的關系,成為葉培建認真思考的問題。最后,他總結出了自己的觀點:應用型的衛星,要花主要的精力保成功﹔而探索型的衛星,則應給予更多的創新空間。

他拿嫦娥探月的數次經歷來舉例:“嫦娥一號是‘繼承+創新’,創新佔主要,它能做到60多項自主創新,一次就達到繞月的先進水平,就是因為創新。”另外,嫦娥二號、嫦娥四號作為備份星,“尤其是嫦娥四號,作為嫦娥三號的備份,一些同志提出落到月球正面,落到月球背面我和其他少數同志是很堅持的。因為這是一個探索型的事情。”

“熱血院士”熱心科普

現在的葉培建,盡管工作很忙,他還是盡可能地在全國積極參與科普活動,為祖國的未來,撒播航天的種子。由於航天的話題很受關注,而且他的講解有很多生動的故事,受到了聽眾的歡迎,現場常常座無虛席,甚至走廊都站滿了人,遠遠地看他用皮球、雨傘、泡沫板等道具,演示高深難懂的航天技術。

在被問及時對青年一代有什麼期待時,他向記者展示了前一天剛剛收到的學生回信,認為“這是最好的回答”。

信中,小學生們以工整的字跡寫道:“敬愛的葉爺爺,您滿腔的愛國情懷,執著不棄的事業追求,敢為人先的擔當精神,讓我們無比敬仰。您為我們種下的科學種子,一定會茁壯成長,我們全體少先隊員,會牢記著您給我們的題詞:仰望星空,探索未來。” 


推薦閱讀

“海水稻”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,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,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。不同的是,這裡種上了“海水稻”。【詳細】

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,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,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﹔此前,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。【詳細】